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《碣石调·幽兰》回归中土

2014年01月15日互联网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一八八二年起的三年间,出使日本大臣黎庶昌及其随员杨守敬主持的《古逸丛书》二十六种二百卷陆续刊行,立即震惊了中国学界。黎庶昌、杨守敬能在短时期内收录那么多流布日本的汉文佚书与珍本,与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新学吃香、旧学吃瘪,士大夫弃古书如敝屣的时代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。他们作为学者官员,不仅有学养、能力,也抓住了历史机遇。
丛书中的《碣石调·幽兰》在学界反响不大,却在琴坛激发的强烈反响。这是一份琴谱,原件为唐人手抄卷子,抄写年代大约在武则天时期。根据谱前解题,说明此曲传自百年前南朝梁、陈间的隐士丘明,而实际作成年代当然还可以向前追溯。这份琴谱何时传入日本已不可考,直到十七世纪始见于记载,杨守敬访得时,原件的主人是京都西贺茂神光院的和田智满。
《碣石调·幽兰》回流三十多年之后,因为古琴家杨时百的研究而成为琴坛关注的话题,再过了三十多年,又有一批第一流的古琴家为它竭尽心力,为它争论、疑惑、欣喜……大约又过了三十年,仍然不断地有新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去。两个甲子的琴史中,《碣石调·幽兰》大约是最风光、也最具争议的名字之一了。它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古琴曲谱,也是全世界保存最完好的最早的乐谱,它用的是古琴减字谱出现之前的记录方法,留下了无数的待解之谜。
杨守敬、黎庶昌都不是琴人,而将《碣石调·幽兰》公诸于世,自然是出于学者的眼光与学术的敏感。他们对琴坛的贡献是不可低估的。
 
(作者:严晓星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