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“案若有知,亦当有奇遇之感”

2014年01月15日互联网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袁荃猷从管平湖学琴时,管平湖曾说,琴几之制,以可供两人对弹之桌案为佳。两端大边内面板各开长方孔,藉以容纳琴首与下垂的轸穗。这样,琴首不在琴几之外,可防止触琴坠地。学琴时,师生对坐,两琴并置,老师指法,弟子历历在目,边学边弹,易见成效,一曲脱谱,即可合弹。还讲了合适的尺寸和注意事项。1945年,袁荃猷的先生王世襄从外地回到北平,打算请工匠以此法制造一具,正好看到考古学家杨啸谷因移家返蜀而就地处理的家具中,有一张明代黄花梨平头案适宜改作琴几,于是买下,并在管平湖的指导下,如法改制。从此,他们的俪松居中多了一件长物:黄花梨琴案。

王世襄总觉得改制明代家具,难辞毁坏文物之咎。但他后来接受了袁荃猷的意见:既以此案缅怀管平湖,又保存了一个有益于护琴教学的专用琴几的标准器,可供来者仿制,它的特殊意义和价值,不是一般明式家具所能及的。后来,他们出版藏品图录《自珍集》,就特以此案为家具类之首,表达的正是这层意思。

更有趣的是,这张琴案先是迎来过管平湖、杨乾斋、汪孟舒、溥雪斋、关仲航、张伯驹、潘素、张厚璜、沈幼、郑珉中、王迪、白祥华等二十多位在北平的琴人,继而又先后有吴景略、查阜西、詹澂秋、凌其阵、杨新伦、吴文光在其上抚琴,可谓群贤毕至。传世名琴曾陈于这张琴案的,仅唐斫就有汪孟舒的“春雷”、“枯木龙吟”,程子荣的“飞泉”,王世襄自藏的“大圣遗音”及詹澂秋所藏等不下五六床,宋元名琴更是多不胜数。原先的黄花梨平头案若不被改成琴案,哪有这等福泽!

所以王世襄出语妩媚奇崛:“案若有知,亦当有奇遇之感。”(王世襄《自珍集》)

 

袁荃猷(1920—2003),祖籍江苏松江,久居北京。1938年入燕京大学教育系,后毕业于辅仁大学。曾从汪孟舒习画,从管平湖学琴。曾在辅仁附中、附小任教。1954年任职于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资料室,后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。著有刻纸集《游刃集》。

王世襄(1914—),号畅安。祖籍福建,生于北京。1946年出任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平津区助理代表。次年起,先后任职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、中国音乐研究所、文物博物馆研究所、文化部文物局等文物单位。研究范围极广,尤精于工艺美术史及明式家具、古代漆器。著有《髹饰录解说》等。

(作者:严晓星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