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“绿绮台”奇缘

2014年01月15日互联网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广东名胜,旧有四大名园之说,东莞可园其一也。可园主人张敬修虽然毕生参与对太平天国的作战,可上溯数代,其先祖却是抗清名将张家玉。话说道光末年,可园刚建成不久,他得到一张“绿绮台”琴,遂在可园中特辟“绿绮楼”以宝藏。琴的年款是唐代武德,又曾是明武宗的御琴,自是名贵非凡,但他如此隆重其事,却别有缘故。

明末乱世,“绿绮台”琴散出民间,后归邝露。邝露精于琴,珍爱无比,后来他抵抗清兵,城破,不屈而死。这样一位殉国的传奇烈士赢得了普遍的敬重,当时,惠阳人叶锦衣即以百金买下此琴。一日,叶锦衣与友人泛舟于丰湖,出示此琴,引得诸人唏嘘不已,诗僧今释、梁佩兰、屈大均都作诗咏之。屈大均后来还将此事记入了他著的《广东新语》。到了康熙年间,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也记载了邝露殉国的事迹,并另作诗以咏之。

可见,这张“绿绮台”琴见证了一个悲壮的时代,凝聚了多位著名文人的血泪,也被著名典籍所记载,它无可替代的历史文化价值,已不是一件普通的乐器所能尽了。何况张敬修的身上还延续着抗清将领的血脉,他的祖先,也曾是邝露队伍中的一员,也慷慨地为国赴死。

张敬修是从叶锦衣后人的手中得到“绿绮台”琴的。当时叶氏家人因穷困将琴质于当铺,却无力赎还。风水轮流转,六十年后,一门风雅的张家也逐渐中落,“绿绮台”琴也破残不堪而售于素有交往的同邑书法篆刻家邓尔雅。邓尔雅将这张朽琴视同性命,不仅自己作诗屡次提及,甚至为人书写楹联也常用屈大均、梁佩兰咏此琴的诗句,还多了一个“绿绮台主”的自号。

广东旧尚有四大名琴一说,但常人都难得一见,更不论同时得见。一九四○年,广东文化精英多人为避日寇而僦居香港,以所携广东文物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举办了“广东文物展览会”,除张大千所藏的“春雷”外,“绿绮台”等三张名琴第一次聚首一堂,可谓是乱世中的盛事。四年后,台风吹毁了邓尔雅筑于香港大埔的“绿绮园”,大量书籍文物均遭破坏,“绿绮台”却安然无恙,邓尔雅视为奇迹,随即迁居九龙以安顿名琴。

“绿绮台”琴最奇特的际遇还不在此。二百多年前叶锦衣、今释、梁佩兰、屈大均等人的丰湖之会上,今释作了《绿绮台歌》。文史家叶恭绰竟然访得了今释和尚手书的《绿绮琴歌》长卷,赠给了邓尔雅。琴与诗作原件得以合在一起,这番可遇而不可求的奇缘与朋友的盛情,让邓尔雅欢喜无地。一九五九年——邓尔雅故去的五年之后,这两件珍宝同时在香港举办的《广东名家书画展》上展出,立即引起了文物界的轰动。

如今,“绿绮台”琴仍藏于邓尔雅后人手中,但久不示人。曾有人质疑它不是邝露所藏原物,也只是根据文献与图片作出的推断。无论真假与否,“绿绮台”琴都记录下了从张敬修到邓尔雅的一段精神史,向后人无言地讲述着。(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、王士禛《池北偶谈》、郑逸梅《南社丛谈》、大德《广东省有四大名琴——绿绮台、天蠁、春雷、秋波》)

 

张敬修(1824—1864),字德圃,广东东莞人。早年在广西百色等地任职,后辞官归家,构筑可园。1851年起参与对太平军的作战,历任浔州知府、右江兵备道、广西按察使,署理江西按察使,兼署江西布政使。后因病回东莞。喜画梅、兰,笔墨超脱。诗词清雅,诗多咏兰、咏梅。著有《可园剩草》。

邓尔雅(1884-1954),原名溥,后更名万岁,字季雨,号尔疋,疋、宠恩,别署绿绮台主、风丁老人。广东东莞人,生于江西。壮年留学日本,归国后久居广州,晚年居香港。富收藏,擅金石考订。善诗词、书法、篆刻。存世有《邓斋印谱》、《艺觚草稿》、《艺》、《绿绮园诗集》、《篆刻卮言》、《印雅》等。

(作者:严晓星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