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菊斋书院日记(三)

2014年04月02日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36  午后小雨

八段锦

   我感觉我四肢的协调能力不强,在四肢都动的情况下乱做一团,别人雍容伸展的姿势让我羡慕不已。

八段锦的第一和第二式汉宣教过我。汉宣05年来过,后来带了自己的书法又来,这次丢了钱包。再见他时已是好多年后了,他也成了妙广法师,落脚在定慧寺。

之前定慧寺我还熟悉一个僧人,名就为定慧。很年轻,似乎是湖北人,与我也聊些诗赋方面的东西。07年要到藏边去,临行前把带不走得书都送了我。

从私塾到定慧寺,沿迎枫桥弄走,水巷微弯,不时出现一桥,多数有来历,比如宋的。三,四月就好了,群花皆放,一丛一丛,在人家之前,人家之侧,普通小巷的普通花,这就是江南了。

后来妙广法师也离开了,好似定慧寺不太能留人,或是容人吧。

他电话里曾说去永慧寺,永慧寺在太湖之畔,风景绝佳。秋风正劲的时候我去看他,但遍寻不见。寻僧未遇,倒是诗材。

径幽列僧墓,缓步暗为祈。木隙添玄影,太湖上我衣。故人失精舍,古墨满寒矶。立晚生秋感,红黄叶乱飞。

再后来得知他去了天平寺,新年后倒有缘一见,感觉他矮了很多,老了很多。天平寺不逐客,但愿他能住得长久。

 

火墙

   装修教师宿舍的时候,我的理想是安装暖气,后来限于条件,理想降为火炕,然后又降,最后砌了火墙。

   我怀念走进屋子就热气扑面的感觉。火墙是两位河北师傅修的,修前我详细询问了构造原理,怕遇到江湖人士。

   修好后炉子颇粗糙,夏星试过一次,感觉还好,但那是秋天。

   书院柴极多,到处都是,我觉得我一辈子都烧不完这么多。厨房的土灶有时用些,土灶有火钳,不同于北方的火勾,用来夹柴。

   我烧火墙的时候什么都没有,就带了一箱短竹子,我点燃了些纸箱,然后加竹子,炉膛里噼啪声大起,象过年。烟气飞腾,颜色墨黑,掩鼻,流泪,奔出。

   记不得什么时候烧过炉子了,还是小学三年级吧,用松明引火,上面加柴,再压煤,好似也会有烟,但不会熏跑自己啊。

   我最终还是烧热了火墙。

   滚烫的墙,我把后背贴紧,努力伸展颈椎,幸福的感觉遍及全身。我在温暖中读胡适写的《童年》,胡适小时读过的书我也读过,弄到书的过程竟也相似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