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读《通鉴》纪之一

2014年04月17日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1、俗语云,长袖善舞,多财善贾。比之古之陶朱、渏顿,吕不韦则不唯善贾,实善政、善谋国之巨贾也。秦国公子异人质于赵,因庶生而不为人重。不韦审秦太子幸妃华阳夫人无后,见异人而生用秦之计,不惜重金赂于华阳夫人姊,说服太子立异人为后,以是有后之秦始皇帝也。然不韦献邯郸之姬于异人,期年而产赢政,史家多以为先有孕而后与异人。余于此颇疑,盖于常情不符。虽然,始皇终杀不韦,不韦无怨,然只此一说,究不能确其为不韦之子。不韦非常贾也,自古商人,孰能与之比肩哉!

2、武安君白起,秦之名将也。自任将以来,拔城斩级不可胜数。秦无论国君、百姓均重之。然白起亦狠毒之人也,前262年,秦与赵国战于长平,秦用计杀赵括,诈降赵卒四十万人而坑杀之,其人性之残毒,犹过于后之项籍。而白起独遣赵之弱小者二百四十人归赵,是故意为之。其目的非怜悯之,而实欲以告赵国之人,慑其肝胆,赵国果震恐,国力从此而衰。然白起终不能得善终,应侯范睢加害之。汉陈平曾自叙云,平用计多阴毒,害人太多,恐无后矣。陈平,可谓自明者也。武安君白起至死不能悟之,其天性若此。

3、范睢亦有情之人也。前遭须贾之诬、魏齐之害,九死一生,逃至秦国,用以为相,封为应侯。后须贾使秦,范叔衣敝衣见之馆舍,须贾见而怜之,赠与绨袍。后范睢虽当庭辱之,然念须贾尚有故人情意而不杀,使归告魏王,速斩魏齐头来,不然,且屠大梁。其恩怨分明,且胸襟比之李广之杀亭尉,不可谓不大,与汉之韩信、韩安国略可以比肩并踵。

4、赵武灵王前明后昏,胡服骑射,力主改革,强盛赵国,功莫大焉。封爱少子何,自号主父,意为国主之父。后见惠文王朝见群臣,见其长子缧然(懒懈貌),心又怜之,欲分赵为二,其祸之始也。后终饿死沙丘。一代强主,功败垂成。而因惠文王年少,公子成、李兑独专国政。赵武灵王之悲惨结局,以其犹豫而妇人心生也。俗语所谓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,是也。

5、公孙龙善为坚白同异之辩,平原君善遇之。成玄英《庄子疏》云:公孙龙著《守白论》,行于世。坚白,即守白也,言坚执其说,如墨子墨守之意。公孙龙能合众异而为同,故为之同异。孔子之后孔穿从鲁国至赵国,与公孙龙相论,未能胜。然以公孙龙辞胜于理,孔穿理胜于辞。后逢邹衍过赵,平原君使邹衍与公孙龙论白马非马之说,邹子不与之论。邹子以为,辩论之目的,在于“别殊类以便不相害,序异端使不相乱”,使人不相迷惑,获胜之人能坚守真理,不胜之人得其所求。公孙龙之辩,不过烦文相假,巧譬以相移,如此只能害大道。邹子可谓智者、明者矣。孔子云,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公孙龙所言,白马非马,转移偷换概念,诡辨耳,实则无益于世人,故邹子不为,而公孙龙亦由是见诎。

6、李克对魏文侯之语,可谓至矣。家贫思良妻,国乱思良相。文侯与李克论魏成与翟璜,李克先让,而后言观“五行”可定,即:居视其所亲,富视其所与,达视其所举,穷视其所不为,贫视其所不取,五者足以定之矣。后翟璜问李克所推之相,李言魏成,翟璜不满。李克将魏成与翟璜所举荐之人相比较,道二者之高下,翟璜逡巡再拜而服。李克,智者也,翟璜亦非庸人,然璜心存私念,故言止之中,境界顿小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读《通鉴》纪之二
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读《通鉴》纪之一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