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读《通鉴》纪之二

2014年04月17日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7、欲将得之,必先予之,韩康子之段规、魏桓子之任章是也。智伯求地,二子皆与之,使其益骄,后与赵襄子共杀之。利彼之贪欲,长彼之骄气,激众怨,则其亡日不远。此与寒山对拾得之句,颇为异曲同工,而用心之恶毒,亦隐然而见。司马光论之云,智伯之亡也,才胜德也。夫智伯岂止才胜德耶?贪得无厌,不自量力也。且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,亦非善类,豫让杀之未得,亦天算也。

8、茅焦谏于秦王,其言与赵国之触龙相类,而其境不可与触龙比类也。向使秦王不能听之,则身死鼎镬,直可补二十八星宿也。秦王闻茅焦之言而怒消,可谓一言以中之。先秦战国之士,如斯者可谓夥矣,非独苏秦、张仪善纵横之术者也。见义而行,视死如归,堪为后世之表。斯时,始皇年少,虽已见杀戻之气,尚可为明者,不然,何可一统天下而灭六国之雄哉?茅焦之言,虽未称仁义,然尚礼之行已显,或可为孔儒之流俗染者乎,此未可考也。以小见大,见微而知著,茅焦爵之上卿,名实相符。

9、春申君死有余辜。见李园之诡而未辨,有朱英之明而不用,是内怀贪心而外示英明,祸已及身而犹昏昏不觉。杨子法言:上失其政,奸臣窃国命,何其益乎!信然。识人用人,自古之大事也,虽有子房、管晏之相而卒不以用之,失良才、良时而就死地,史中累然可见也。

10、李斯之见诛也,虽由赵高毁之,实咎由自取也。始皇没时,以李斯之才,知二世胡亥之不可用也,而卒与赵高同谋共事者,以其私欲过于公心也。昔日李斯学刑名之学于荀子,游说而至于秦,投机之心已见。然李斯竭力辅嬴政而一统天下,其功实不可没,其材足堪大用。夫以李斯之智,足可识赵高之为人,而知公子扶苏之贤、立二世之危,卒成其事者,与赵高狼狈为奸,毁其先功于一时,坠其英名于一世。祸种于前而不自知,乃李斯之大失计也。另,李斯杀韩非,已见其德行。其为吏时,见仓鼠所言,犹可概见其心。

11、始皇帝之前,君臣皆可自称为朕,如屈原于《离骚》中称朕之皇考云云。自始皇帝始,唯皇帝自号为朕,后世沿袭之。夫三皇五帝,或曰:伏羲、神农、黄帝之皇,少昊、颛顼、高辛、唐尧、虞舜为五帝。余同此说。

12、项羽以武力取天下,攻城掠地,可谓勇者。其所过处,屠掠且尽,宫室屋宇,尽为所毁,其残暴若此。其亡灭时,称天灭之,岂不谬哉!项羽之灭,因由多矣。不能识人用人,少佐谋之士,一也;临事犹豫不定,不能自决,错失良机,二也;残暴贪婪,而多妇人之仁,其视甚短,三也;刘季反之,用贤人,听明言,收人心,聚众势以为己利,天下归心,二者相较,项王又焉能胜之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读《通鉴》纪之二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