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版测试期间暂时关闭注册及评论

读书随笔之六 刎颈之交

2014年04月17日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 【字体:

人生于世,朋友是不可或缺的。然而,交什么样的朋友,对一个的人影响可谓十分重要,也是大有学问的。
    《史记·张耳陈余列传》中记载了张耳和陈余的故事。二人都是秦汉之际的大梁人,陈余比张耳年少,陈余由于父亲为张耳做事,与张耳为友,“两人相与为刎颈交”,这是太史公的记载。然而,这一对刎颈之交,却也成为了历史上名声最不好,也最不堪的一个例证,两千年以来,评说纷纭。因何如此?就是因为二人在其后的楚汉战争中,因争权夺势而撕破面皮,由信而疑,由疑而怒,最后相互残杀,为后人所不齿。
    司马迁在传后的评论中说:“张耳、陈余,世传所称贤者;其宾客廝役,莫非天下俊杰,所居国无不取卿相者,然张耳、陈余始居时约,相然信以死,岂顾问哉。及据国争权,卒直灭亡,何向者相慕用之诚,后相倍之戾也!岂非以势利交哉?”
    太史公说的很对,他们二人刚出道时,都被称为贤人,然而后来一旦得势,面对利益,面对困难和矛盾,二人就会反目为仇,这样的交情,又怎能称得上是“刎颈之交”呢。
    记得读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时,廉颇与蔺相如最终也成为了刎颈之交。那种交情,是真交情,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,所以一直为世人所称赞。而且,无论是廉颇还是蔺相如,他们的所作所为,令后人景仰。廉颇是赵国名将,有守土之功,而蔺相如则不辱使命,视死如归,不惧强秦,在历史上留下了高大的形象。他们并非势利之交,而是惺惺相惜,上演了一出“将相和”、强秦不敢正视赵国的历史大剧。
    还记得前几年上演的陈可辛导演的电影《投名状》,三人兄弟相约,誓同生死,如同再次演绎一部新的“桃园三结义”。然而,可悲的是,最后的结局,依然是兄弟反目,为了权利、地位,也为了女人。刘关张的“桃园三结义”如今再也难于找到。
    其实,这个世界上的朋友有太多种,有酒友、学友、师友、诤友、玩友,其实说白了,无非有几种,一种是与你无任何利益关系,有共同志趣的真正的君子之交,一种是因为你对他有用的利益之交,还有一种,就是因为工作或生意等关系而建立起来的朋友。生死之交或刎颈之交,于当今之世,恐怕是再难觅踪迹了。如果还原于古人的说法,就是喻于义的君子之交,喻于利的小人之交。但这种划分方式,于当今社会,恐怕还是过于简单化。这里估计不论。
    实际上,社会很现实,人们也更现实,这是不可回避的。在你位高权重之时,门庭若市是正常的,而当你一旦失势,门前冷落也是正常的。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中记载过这样一段事件。
    自从齐王毁废孟尝君后,他的门客都离开他了。后来孟尝君再次被召用,他的宾客又陆续回来。冯驩去迎他们。孟尝君叹息道,我当年非常好客,当时门客三千余人,这是先生你所知道的。可是,我一旦失势,门客都背我而去,如今仰仗先生,我得复其位,这些前门客又何面目见我?如果他们再来见我,我“必唾其面而大辱之”。冯驩听到后,连忙下拜,孟尝君忙问其故,冯驩说,“富贵多士,贫贱寡友,事之固然也,君独不见夫趣市乎,”天一亮,大家都争着从大门挤入集市,日暮之后,“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,非好朝而恶暮”,是因为晚上市场上没有东西可交易了,所以都走了。现在你失了位,宾客都离开了,你不应因怨他们而杜绝他们的生存之路。
    冯驩的这些话说的很好,也说明他对世事看的通透。这些门客之所以到孟尝君门下做客,是因为生计,而离开他,也是为了生计。
这个世上的绝大多数人,都是平常人,对于平常人的要求,就不能有过高,否则,就难于交到朋友。孟尝君之所以伤心,是因为他对门客付出太多,而当他失势时,门客纷纷不顾。说明白点,就是孟尝君还是没有看透世态人情。
    古人说,贫居闹市无人问,富贵深山有远亲。一点都不假,这就是有用和无用的区别。世俗生活有世俗生活的法则,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们也要遵守这些法则。只是,在正常的法则之中,我们还可以寻到一些规律,比如,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朋友,是多些良师益友,还是更多的因为利益而聚在一起,这是要做到心中有数的。
    张耳、陈余的那个时代早就过去了,刎颈之交如今可能需要有新的定义。可无论时代如何变化,真情都是最可珍贵的,这也正是人性当中最美好的一部分。冯讙与孟尝君的不离不弃,就是真性情的表现。如今,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这句话,还是我们日常生活当中的座佑铭。无论如何,我们都希望朋友对自己真诚,能够一生一世相扶相助。那么,就从自己当下做起吧。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
上一篇:读书随笔之四 知与不知

下一篇:没有了
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读书随笔之六 刎颈之交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